株洲皇晨容智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很不像一个皇后的如懿,也有完美称职的皇后时期

来自:亳州竞君邦材料技术有限公司

一味沉溺于小情小爱的如懿,她的格局确实不适合做一个皇后,她应该更适合当宠妃。

但宠妃是个青春饭,没有哪个妃子可以把这碗饭吃到老,所以从职业前途来讲,宠妃的前途是日渐黯淡的。而皇后的职业压力虽然大于宠妃,但若干得好,皇后这个职位可以干一辈子。

对,皇后只是个职位,如果硬要把这个职业身份等同于妻子身份,这本身就是一种失职行为。

宠妃

《如懿传》全书共六册,前五册如懿的智商是在线的,第五册末,寒香见入宫起,她的智商就全线崩溃了。

原著作者流潋紫曾表示过,后期如懿不是智商下线,而是心灰意冷,看透了。个人认为这种说法并不足以解释如懿在后期的种种表现,如果真的是心灰意冷看透了,又怎会在乎皇帝痴迷寒香见?也不会在乎皇帝在游船上召妓作乐。

凤位

但“很不象一个皇后”的如懿,有一段时期,堪称完美而称职的皇后。

这段时期,不在他们年少情深的时候,不在她初登凤位两相情睦的时候,而是在她“洗清命硬克死亲子永璟的天象之说、欲干掉魏嬿婉却失手、只死了魏母顶罪”之后。

这个时候,皇帝对她是有歉疚的,因此来翊坤宫的时日渐多,而历经风波的如懿,同皇帝之间客气而温和,越来越像一对经年长久的夫妻,懂得对方的底线所在,不去轻易触碰。日子不咸不淡,仿佛那些惊涛骇浪从未发生过。

这个时期的如懿同皇帝之间,可以絮絮温和地讨论永琪的婚事——

如懿婉然一笑:“所以有件事,臣妾不得不提了。”

皇帝轻吻她的额头,懒懒道:“什么要紧事,连枕畔低语温存都抵不得了。”

如懿半仰着肩,躲避着他追寻而来的青青的胡渣:“皇上,永璜与永琏早逝,永璋与永珹一个出宫建府,一个出嗣,但都已成家。如今永琪已然成年,也到了成家立业的时候。皇上可曾考虑过,要为他选一个什么样的福晋?”

皇帝眉眼弯弯,笑看着她:“愉妃倒是向朕提过一次,说自己出身寒微,不敢娶一个高门华第的媳妇儿,只消人品佳即可。你既是嫡母,又疼永琪,你是如何打算的?”

最终定下鄂尔泰的孙女,四川总督鄂弼之女,西林觉罗氏。

永琪

对于这门婚事,如懿深以为然,亦不得不赞叹皇帝的心思缜密。若非这样的老臣之后,如何配得上永琪。且又是曾打压过的老臣,既对指婚感激涕零,又不会附为羽翼,结党营私。

而望着皇帝闭目静思的容颜,有那么一瞬,如懿感到熟悉的陌生。她还是爱着这个男人,但也知道他的心早已不复从前,曾经的爱渐次凋零。或许他真的是一代天骄,也真的不算一个钟情的丈夫。

这时候的如懿是警醒的,如果她能与他这样平淡老去,哪怕日渐疏离,再无年轻时痴恋与信任,日子还是很容易过的。

最初

这个时期的如懿,会带上一盘焦香四溢的烤羊肉和白酒去养心殿,让皇帝惊喜地想起从前在潜邸,两人烤了羊肉喝酒,还细细品出有松枝的清香,菊花的甘冽……

而如懿孩子般抚掌大乐:“就是用松枝烤的,烤的时候羊肚子里撒了经霜的菊花瓣。皇上是个吃客!”

偶尔将皇帝拉入年少情深的旧日时光,这是经营帝后婚姻的一剂良方。

闲来如懿与皇帝对坐,握一卷《诗经》在手,彼此猜谜。不过是猜到哪一页,便要对方背诵,若是有错,便要受罚。

虽然只是美好的表相,可是婚姻本就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代婚姻还讲究个难得糊涂,何况深宫帝后婚姻?

日复一日

蒙古博尔济吉特氏送来的三十老女厄音珠,没过多久就成了如懿的眼中钉,因为她不仅专宠,还出言放肆:

“可不是?从太宗的孝端皇后、孝庄皇后,世祖的孝惠皇后,咱们博尔济吉特氏可是出了不少皇后的,如今的皇后也不过是皇上的续弦继妻,那中宫的宝座能不能坐稳,还是两说呢。”

皇帝要给厄音珠封妃,还要如懿务必办得体面风光,如懿便唤她来细细商量封妃之事。借机让她听到一首曲子——

“宝髻偏宜宫样,莲脸嫩,体红香。眉黛不须张敞画,天教入鬟长。莫倚倾国貌,嫁取个,有情郎。彼此当年少,莫负好时光……”

还告诉厄音珠这是皇帝晨起时分最爱听的小曲儿。

厄音珠果然上当,于侍寝次晨哼唱起了这支小曲。

紫禁城的豫妃

彼时皇帝年近五十,最是怕老,闻曲大怒:“什么彼此当年少,莫负好时光!朕是年近五十,但你也是三十老女。难道嫁与朕,便是委屈了你么?”

“别人想着要年少郎君也罢了,凭你都三十岁了,朕是看在大清数位皇后都出身博尔济吉特氏的份儿上才格外优容与你,却纵得你这般不知廉耻,痴心妄想!”

皇帝怒气冲冲走出永和宫,却遇见“正巧”经过宫外的如懿,如懿的眼里半含着感慨与情动:“臣妾方从茶库过来,选了些六安进贡的瓜片,是皇上喜欢喝的。谁知经过永和宫,听见里头有人唱《好时光》,不觉便停住了。”

其实这支曲子是青樱初嫁弘历时,弘历教给青樱的。如懿一脸黯然道:“原来如今,豫妃也会唱了。”

又被拉回旧时光的皇帝冷冷道:“她不配!除了你,谁也不配唱。”

先设局下套,再装出伤怀模样,矫情吗?矫情。正确吗?很正确。

紧接着永琪上场,揭发出厄音珠在皇帝饭食中放入凉药,使得皇帝酸软倦意,四肢乏力,不能宠幸其他妃子,而下药的女子则以此固宠。

于是厄音珠OUT。

打击对手精准而利落,并将自己撇得干净,这时候的如懿最有皇后的样子。

相见欢

之后寒香见入宫,皇帝痴迷不可自拔。

以之前那段时间,如懿和皇帝平淡平和的相处方式,以她“这个男人早已不复当初”的警醒认知,对于皇帝痴迷寒香见这桩事,如懿本不该有如此大的情绪波动。

难道一路坎坷走到如今,她还不知道皇帝所谓的“爱”是怎么回事?还不能接受皇帝“爱”寒香见超过她?

相比较流潋紫的说法,我更同意如懿的智商下线,原因是为了符合历史真实,不管作者和读者愿不愿意,乌拉那拉皇后在历史上就是一个失败者,不让她跟皇帝闹得分崩离析,她怎么失败呢?

只是由警醒从容到冷硬顶撞,过渡得有些突兀。

离析
主营产品:水杀菌消毒设备,游泳池循环净化装置,其他水上游乐设备,滑梯设备,其他水族器材,其他原水处理设备,供水设备,滤油机,杀菌除藻剂,臭氧消毒灭菌设备,环保设备加工,其他水处理剂,充气水池,液体过滤器